栏目头部广告

赚快钱破产了?|亮点研讨|天富在线注册

2018年至2019年初,伴随着理财市场规模的快速膨胀,理财产品的收益也攀到了一个高峰。

当时,多家银行推出动辄8%、9%最高年化收益率的理财产品,预期收益率最高接近10%。

比如,当时交通银行发布的一款理财产品,预期收益率最高就可以达到9.7%。该款产品是“得利宝·私银慧享”3个月结构性人民币理财产品。

如今,1年期保本理财产品收益率大致在3.5%~4%之间,超过4%的理财产品凤毛麟角。与巅峰时期相比,这个收益率已是腰斩有余。

2011年,VC/PE支持企业境内上市的账面回报为16.59倍,但自2015年以来,该回报数字都在4倍以下。

与这个变化相对应的是,以往由于一二级市场间存在较大套利机会,一旦被投项目上市敲钟,机构最终可收获百倍回报。

但随着一二级市场间价差不断缩小,甚至出现估值倒挂,超级独角兽项目又越来越少,多轮的股权稀释最终很难拿到高额回报,靠后轮次进入的机构,项目上市甚至是亏钱的。

上述变化的背后,中国经济的“快钱效应”在迅速衰退,曾经赚快钱的空间被急剧压缩。

进入新世纪以来,伴随着新经济时代的到来,快速发展在社会各个领域都已成为一种趋势,时间成为一种新的货币,时间成本观成为各项经济活动包括赚钱的重要自变量。

金融大爆发成就了资本经营的辉煌,而赚快钱受追捧也成为过去二十年急吼吼的功利社会特征。

伴随着资本运作的盛行,“劳动创造财富”似乎成了笑谈。

在“轻轻松松一下子”与“辛辛苦苦一辈子”两种状态的普遍的强烈比照下,过去二十年赚快钱变成一种前沿时尚的致富理念似乎顺理成章。

然而,随着百年未有之大变局的到来,以及中国来到了去过度金融化阶段,赚快钱的时代趋于走向尽头,整个社会来到了新的赚钱时代。

那么,形势变化之下,新的赛道在哪里?

经济和商业运行的底层逻辑发生了什么变化?

今后中国金融发展道路如何推进?

福卡智库首席经济学家王德培认为,修理金融业是一个完整的过程,伴随着这一过程,从国家层面到机构和企业层面,金融发展的底层逻辑都在发生转变。鉴于经典金融发展道路必然走向钱生钱的“黑洞”,中国金融发展无法沿袭经典道路,只能进行创造。

详细深入分析请关注后续会员报告《把金融关进笼子里如同把权力关进笼子里······》。

本次会议还讨论了以下问题:

楼市按下葫芦又起了瓢?

谁能跳出美国陷阱?

政治家危机——未能摸到两大底牌

如何化解两大“剪刀差”?

全球进入区域时代

海陆空天四权在手难定天下

赚快钱破产了?|亮点研讨|天富在线注册(图1)


标签:
文章详情页广告

随便看看

这是广告